关注人文素养引导哲理思辩——评述2005年高考全国及部分省市作文题

2019-08-20 15:10

综观 2005 年高考全国卷及部分省市卷作文试题,命题者以关注人文素养与引导哲理思辩为核心,坚持语言的“工具性”与“人文性”并重的价值取向。这意味着作文这个亘古以来被称之“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”的综合性考查,随着时代的前进,社会对受教育者的思想道德、知识结构、实践能力、身心健康、创新意识、审美情趣等基本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也是充分体现出新课标“让语文课程充分发挥文化、教化的功能和培养学生独立人格与主观能动性、创造性的功能”的育人目标。从这一点来说,作文所反映出的学生的人文素养是其他学科替代不了的。下面针对具体写作文题谈点看法。

一、重视作文的人文性,有利于人格完善和情感培养。一个民族文化应该

是一个民族精神的核心部分,而作文中所反映出来的人文素养正是一个人的基本修养和品质,体现了他处理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价值观。关于引导考生立意选材方面,作文题目有如下类型和特点:

1 、具有指引性的命题。所谓“指引性”,即指点引导考生在审题立意时对命题内涵的认识与确定。例如,全国卷( I )《意料之外情理之中》的话题:“一个人问丹麦物理学家玻尔:‘你为什么能创造出世界一流的物理学派?'玻尔回答说:‘因为我不怕在我的学生面前暴露出我愚蠢的一面。'”从引子材料中,可见玻尔能创造出世界一流的物理学派,与他勇于质疑和创新、不怕失败的科学精神有很大关系,他这种科学精神深刻地影响了他的学生们,才最后形成了世界一流的量子物理学派。其实生活中,有时候“意料之外”的行为却往往能得到正面的结果,这是因为人后天受教育而形成的品行、意志人文素养尽在“情理之中”。又如,北京卷以《说“安”》为题:“‘安'可以理解为‘安全'‘安宁'‘安逸'‘安于'……自行选取角度,写一篇议论文,不少于 800 字。”这个作文题和后面的提示内容,实际上已经暗示或指引考生从正反两个方面去寻求真理。并且可以从条件关系上去分析它的内涵:只有“安全”、“安宁”,才能“安心”,才思进取;但是如果一味追求“安逸”、或“安于”现状,只图享受,不求上进,那么,其结果必然祸家亡身。古今事例当不胜枚举。如此立意,必定擒住题旨。再说全国卷( II )的作文题:以“位置和价值”为话题。这一话题引导我们这样去立意选材:作为个体的人立足于社会这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定的生活空间,不管是自己所处位置的高和低、大和小、煊赫和平凡,人人都有自己生存价值的精神家园。只要我们建立起追求和注重人的社会美的那份自觉,并且用心去把握创造人的社会美的种种必要的办法,你的“位置和价值”才是和谐的。还有全国卷( III ):以“忘记和铭记”为话题。这一话题中的“铭记”一词,本身就暗含了立意的旨意。从“忘记”与“铭记”两个对举词语的不同词素来分析,凡是“忘记”的,大都是记忆的仓库里不留存了或疏忽了的人和事;而“铭记”,必定为刻骨铭心的事实或经历。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个人,无论是伟人还是平民,也无论是小到个人生日还是民族节日,对其历史都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铭记与回忆。再说江苏卷作文题:“我们常常用古人所说的‘风头、猪肚、豹尾'六字来谈写作,意思是开头要精彩亮丽,中间要充实丰富,结尾要响亮有力。写作固然如此,仔细想想,小到生活、学习,大到事业、人生,又何尝不该这样呢 ? 请以‘凤头、猪肚、豹尾'为话题,写一篇不少于 800 字的文章。注意:①话题包括三个方面,也可以选取其中一个或两个方面展开。②自定立意。③自拟标题。④自选文体,但不要写成诗歌或剧本。”文题的思想很鲜明,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”其实是一个形象比喻,它引导广大考生思考生活与人生,题目比较切合中学生的思想实际,具有很强的针对性。如果写他人,那么可以选择名人、伟人的一生中的几个人生阶段的历史;如果写自己,也可以只写成长中的某个学业阶段。因此,此命题对于引导中学生健康成长无疑具有明显的指导意义,可以从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中读书三境得到启发: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境界: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也;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此第二境也;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此第三境也。只要坚守自己的“精神家园”,不断提升人生的横竿,追求自己的理想,就一定能在成长的进程中感受幸福,享受快乐,那么,你就会不断完善自己的人生结局;也可以将取材立意聚焦到古代历史的广角,从我们熟稔的中国文化底蕴中去提炼感点。江苏考生《善始之论》写到:“古有王羲之以己之于古人为逊。以为‘世殊事异'。吾以此言为然也。今之众人,莫不求猪肚之实,欲豹尾之力,独鲜有重凤头者,每草草于其始。余以为庠序之中,先生堂上,不教善始之道,为大谬也。若能以善始之道诲人,俟人人善始之时,则自能人人善终。使人人善始,则业各可取;使各致其业,则事无不成。若有如此之民,则不愁教化,不虑动乱也。至于物阜民康,国盛家强,垂拱而可得也。善始之道,于今为稀,于古为常。若人人得其三昧,则兹世不可不清明也。”这是用文言文写成的让人叫绝的佳作。除了作者厚实的的语言功底之外,更闪烁出思想的智慧火花。作者破“今之众人,莫不求猪肚之实,欲豹尾之力,独鲜有重凤头者,每草草于其始”之谬误;而立“若能以善始之道诲人,俟人人善始之时,则自能人人善终”之真理。古人云: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”大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此外,山东《双赢的智慧》,引导考生讲究人生竞争的艺术;辽宁《今年的花比去年红》,让人从一年更比一年强中得到启发……这样的命题式作文,都具有一定的立意和选材的指向性。 

2 、具有宽泛性的命题。所谓宽泛性指命题的内容、意义所涉及的面宽。例如,广东卷作文题:“请以《纪念》为话题,写一篇文章。”这个话题可写的东西很多,正如引子材料而言:“纪念是用一定的方式对人对事进行怀念。它既可以是国家民族对过去荣誉的回忆,对过去痛苦的祭奠,也可以是个人对事对亲朋的怀念。形式或许不同,意义同样真切。真正的纪念是心灵的回响,历史的回音。它坚守信念,传递勇气;它珍藏感动,分享幸福;它审视过去,启迪未来。”的确,生活中意味深长、豪情满怀的回忆灿若群星。正如广东考生《纪念》写到:“有人从黄河的各水段中采集不同的样板,来纪念创造灿烂华夏文化的先人;有人羁旅在外,仍随身带着泥土,纪念自己的祖国;而我们,在细雨纷纷的清明时节,总会带着思念,去纪念为我们幸福献出生命的烈士们。怀着一份感恩,怀着一份信念,我在沙滩上拾取几颗贝壳,珍藏在身,纪念历史,心中已准备好,创造未来。”又如,江西卷作文题:“脸是大家熟悉的器官,以‘脸'为题,写一篇 800 字左右的文章,文体不限。”脸,最富于表情变化。人的“嬉笑怒骂忧恐愁”情绪变化都要靠它来完成。当然,脸有真假之分,川剧中的变脸艺术,正是艺术化了的人世间的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形象符号。所以,只要能抓住脸的“变”化为切入口,此题选材立意就丰富多彩了。再如,天津卷作文题:《留给明天》。“留”的背后的含义一下子给了考生巨大的想象空间。到底留什么给明天呢?是放飞的理想,青春的情愫,成长的快乐,还是可笑的幼稚?这些都是很好的写作素材。

3 、具有读图性的命题。所谓读图,即看图立意。要求考生既要读懂画中话,还要读懂画外话。例如,福建省作文题:“给出了一个圆形和一个多角星形,在两个图形中都有说明文字,圆形是‘我规范、我稳定,我周长很短,我面积很大';多角星形是:‘我新颕、我多变,我周长很长,我面积很短'。要求对两个图象及其说明文字展开联想和感悟。”这道题着重考查考生的思辩能力。其实,一个图形代表一种概念,只要根据提示的文字,准确而深刻地把握“规范”与“新颕”、“稳定”和“多变”彼此的关系,进行联想与想象,用读者熟悉的事物和浅近的道理诠释、类比抽象深奥的道理,就一定能让评卷老师首肯。且看福建考生《棱角》:“别让生活磨平了你的棱角,别让现实消融你的斗志,圆滑谨慎之辈只能获取片刻的安逸,让你的光芒更耀眼些,更夺人些。历史便会在你的脚下铺开。古来圣贤皆寂寞,只有‘勇'者留其名。”作者把鲜明的个性品质比喻为“棱角”,鄙弃圆滑世故,从而歌颂骁勇善战的斗士。

二、强调了作文中的哲理思辩,有利于培养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。例如,山东卷:以“双赢的智慧”为题。命题意图很明显,它是想引导考生正确地看待和认识“竞争”的真谛。俗话说“商场就是战场”。难道竞争就是不共戴天、你死我活,就是互相拆台、挖墙角?到底是“共赢”,还是“同亡”?因此,“竞争”是一个富有智慧的讨论话题。正如山东考生《双赢的智慧》写到“港澳两地打着‘一国两制'的旗帜欢快的投入了母亲的怀抱。“一国两制”不就是邓小平双赢智慧的结晶吗?这结晶还在继续完成着自己的使命——让台湾回归。或许陈水扁同志已经认识到双赢的智慧了吧!台湾的回归指日可待。”这里考生提出了一个严肃的政治命题,通过哲理思辩希望在解决台陆历史问题上取得“双赢”。又如全国卷( I )“出人意料和情理之中”,全国卷( II )“位置与价值”,全国卷( III )“铭记与忘记”,还有江苏“凤头、猪肚和豹尾”的话题,都是从事物的两个方面或两者关系上引导学生对现实社会、时代思潮、人生追求等进行辨证思维。上海市的作文题既体现了思辨能力,又体现了一定的文化底蕴,与学生的文化鉴赏能力柔和在一起,从而对文化生活作一番审视和辨析,有鲜明的时代特色。浙江“一枝一叶一世界”和湖南“跑的体验”也都能从哲理的高度让学生去进行辩证地描述和分析。

三、提出商榷意见,为利于今后作文命题与教学。笔者认为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中,有如下几个“嫌处”。 1 、有牵强附会之嫌。与全国卷《位置与价值》、《忘记和铭记》相比,江苏的作文题以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”比喻学习、事业、人生似乎不太贴切,有牵强附会之嫌,尽管提示明确了“也可以选取其中一个或两个方面展开”写。但是,中学生人生经验毕竟有限。再说,这样比喻也显得俗了点。 2 、由过于宽泛可能造成的因袭之嫌。江西的《脸》和北京的《说“安”》题目显得宽泛了些。因为前者由于没有限制,外延过于宽大;后者相关主题的文章不胜枚举,学生难免有因袭之嫌。 3 、有“强扭的瓜”不甜之嫌。如重庆的《自嘲》,此题太偏重于张扬个性,却不利于学生共性的发挥。对于少数考生而言,写“自嘲”一定很别扭,大有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之嫌。 4 、有违背因材施教之嫌。不少作文题限制考生写诗歌和戏剧,有的限制只写一种文体。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,世界上既然没有一片相同的树叶,那么,学生的作文除了内容选材立意的丰富多彩,当然也应该允许形式上的百花齐放,让学生有自我选择的余地。况且,中学生平时必修课本和读本上不都是以四大样式的文学作品为主吗?为什么不按照学什么,考什么的“学以致用”的教学原则办事呢?

总之,从古代“诗言志”到近代黄遵宪提倡的“我手写我口”,都是说明了要做文,先做人的道理。 2005 年的作文题目正体现出“立言先立人”、“言为心声”的命题倾向。因此,不少专家认为“学生要想在高考作文中得高分,最终会落到一个点上,那就是提高思想素养和思维的品质,因为语文最终的目标就是让人思想丰富起来,使人充满智慧。”